雾KIRI

三度目の冬

 

高中二年级的冬天,田岛的身高窜过了175公分,第一个女朋友也在那个时候交上了,对方是三年级的学姐,马上就要毕业了,不知道为什么却选择在这个时间告白。队友里面起来一阵子哄,最后还是筱冈说了,果然田岛就是会被年上的姐姐喜欢呐。

和三桥推着自行车回去的路上说起这个,三桥腼腆地说,“田岛也总算是有了女朋友啊。”

先是滨田,再是水谷,即使打棒球从早到晚,青春期少年的荷尔蒙也还是过于旺盛了。后来连公认迟钝的阿部都有了给他送便当的女生时,只剩下队上的王牌和四棒,人气虽高却总没有着落。

“三桥愿意的话,还不是一样可以有啊。”

田岛这样理所当然地嘟嚷着回答。两人的对话伴随着吐出的白气,三桥红色的围巾围住脖子,鼻子却仍被冻得红红的,这司空见惯的样子,也让人忍不住觉得可爱。

“才没有……”

一旦扯上自己的事情,说话就变得吞吞吐吐起来,三桥这种性格从来没有变过。两人沉默了一段时间,推着自行车走在寒冷的夜里,远远地街灯的光给人缱绻的感觉。虽然骑自行车就能更早到家,可是那样也更冷。除此之外,能和三桥多呆一段时间,也是田岛的愿望所在。

即使觉得三桥大概是希望早点回去吧,也故意假装没有意识到。这么一点小小的狡猾,也只能在三桥面前耍耍。

“田岛……谈恋爱……幸福吗?”三桥吞吞吐吐地问着。侧过头来看着自己的眼睛,有些瑟缩地躲避着和自己对视。这双眼睛,还有少年稻谷色的头发、冻红的鼻头和耳朵,都是他的愿望所在。

“谁知道呢。毕竟我喜欢的是三桥啊。”

 

本来该是难以启齿的话,对着三桥就能说出来。三桥不觉得讨厌也不会觉得恶心,单单是对自己抱怀着不能应允的歉意而已。见到他的眼睛里闪过受伤一样的神情,心里才会升起快感一样地满足,这也是自己的自私所在。

 

“对不起又这么说了喔,三桥。”嘴巴上说着,却死盯着三桥的脸不放,直到那副表情简直可以用泫然欲泣来形容了,田岛才苦笑着叹了口气。

“没办法呀,你喜欢阿部,这也没办法呀。”

关于三桥的一切他都知道,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事情隐瞒,包括这份错位的喜欢。

“可是,那家伙和他的女朋友,关系很好吧。”

 

为什么要露出那种表情呢?明明想哭的人是自己啊。然而他还是看着那因为自己的话而露出难过神情的家伙,说出了安慰的话。

“有一天能够让那家伙看着你就好了呢,三桥。”

 

“嗯。”三桥抬起脸看着他,轻轻抽了抽鼻子。

 

分手之后他看三桥骑上自行车,身影渐渐变小了,才转身跨上自行车。十二月的夜空寒冷又清澈,星在他头顶高而远的地方闪烁。“可恶!”田岛忽然加快了速度,仿佛是和谁赌着一口气一般,飞速地在寒冷而无一人的街道上驰行着。除了冷风划过脸颊的痛楚,他想不出别的方法来消解心里难以形容情绪。直到最近自己才觉察,自己竟然是这么的自私。可是这份使他痛苦的感情,似乎也足以为这份自私的辩护。除了保护着三桥,他发觉自己渐渐也以伤害他为乐趣了。察觉到三桥的痛苦,仿佛是和自己的痛苦共鸣,那么他大概就能明白自己的心了。“真蠢!”少年忍受着那直冲上眼睑的热度,用力蹬踏着。直到寒秋的农田刷刷驶过视野,自己家的灯光出现在了眼前,他才放慢了蹬踏,猛地停了下来。仰起头,那无穷无尽的寒冷星空,使人莫名觉得,世界中只有自己孤身一人,少年在这十七岁的心里,首次体会到这种情绪。

 

10/5/2009


-------------------

原来的标题虽然是《单恋》,但其实是个没题目的题目。

然而这篇文是二度目の冬…算了。

09年当时和NA酱搞了个タジミハ的创作企划,用奥华子的一张专辑里的歌名做的。

01.最终电车 

02.しあわせの镜 
03.DROP
04.空に光るクローバー 
05.透明伞 
06.迷路 
07.太阳の下で 
08.三度目の冬 
09.めぐり逢う世界 
10.手纸


剩下八个也不是写不出来啦...

评论(10)
热度(32)
©雾KIRI
Powered by LOFTER